• 手機閱讀本書

    掃描二維碼,直接手機閱讀

查看目錄

第五百六十四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輪回武典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鍵 進入下一章。
最新網址:www.pcosrelief.com
    “知道嘛,蕭家祖地易主,新的領主馬上就要抵達自己的領地,我們蕭家何去何成是一個問題,有誰知道這位新的領主到底是誰嗎?”

    蕭家已經衰落,不過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如今也是家大業大,不說別的,僅僅家族人口來說就不少,嫡系成員的數量比例偏大。

    家族已經衰落,作為古老家族的陋習卻絲毫不減少,甚至已經變本加厲,蕭家會一直這么沉淪下去也不是沒有原因的。

    蕭家上一任家主掛了,這里是天界,就算在弱的修士也不會無故病死,所以蕭家的家主肯定是非正常死亡。只不過在座的這些蕭家重要人物看樣子絲毫沒有給過世的家主報仇的想法,甚至探究他的死亡原因都不愿意去,反而關心的就是家主死后東西如何分配。

    說話的自然是家族一位長老,他是已故家主的弟弟,如今的蕭家已經到了需要看其他人臉色的地步,說來還真是悲哀,以前他們就算遇到寧家也能平起平坐,而現在仰視都夠不著對方的臉。

    “好像是寧家的人買下,將領地送給某人作為禮物,也不知道是誰運氣這么好,能夠獲得這樣一份禮物。”

    一個青年男子臉色猶豫的說,他是前任家主的大兒子,如今在家族內的地方很高,有不小的話語權。

    “寧家的人?”

    “我們不是跟寧家聯姻了,也許可以從中打聽到消息。”

    有人忽然這樣說,不過這個提議很快就被嘲笑了,只聽蕭懷遠冷笑道:“不要天真了,你指望一個血統不純的家伙做什么,還是想一想如何聯系上領主,我們家族要想獲得寬松的環境,那么結交新的領主很有必要。”

    蕭家當然不僅僅在這個領地內有產業,其他地方也有不少,可這里畢竟是蕭家的發源地,祖宅所在,蕭家很多老人都不愿意離開,即便是寄人籬下也是如此。

    蕭懷遠一直對蕭戰很不滿,平時被排除在家族之外,可是分家產的時候卻獨占鰲頭,比他這個大兒子,第一繼承人還要多,兩相比較,他就像后媽生的,這讓他不憤怒才怪。

    蕭懷遠當然知道蕭戰能夠獲得這些東西就是選擇入贅寧家的緣故,這算是父親的交換條件,獲得家產那也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可蕭懷遠就是不爽,父親作為家主財產可是很驚人的,一個不被他放在眼里的弟弟成為最大的利益獲得者,他感覺自己就像跳梁小丑。

    “你們有沒有考慮過,寧家買下我們蕭家的祖地目的何在?”

    忽然家主開口了,在他的神情看上去挺凝重的樣子,似乎發現了很驚人的問題。

    “寧家不會想要吞并我們蕭家吧?”

    有人吃驚的反應過來,如果寧家要吞并他們那實在是太簡單了,他們蕭家根本擋不住。

    “應當不可能吧,如果寧家需要這樣做早就成功了,我們可沒辦法對抗他們。”

    蕭家上下有些慌神,寧家對于現在的他們來說那就是擎天巨擘,他們哪里能夠惹得起。

    蕭家家主沉聲道:“不管如何,我們必須知道新的領主是誰,越快知道越好,這樣我們有應付的余地。懷遠,你還是聯系一下你弟弟吧,不管如何,他在寧家也許能夠很快打聽到消息。”

    “我……知道了。”

    蕭懷遠一百個不愿意,可這時候也只能選擇同意了,誰讓如今蕭家掌權的是對方,一旦對方針對自己,他肯定很快就會失勢。

    ……

    “你不回蕭家看一看?”

    寧秀悠閑的喝著茶,她弄到蕭家祖宅肯定是有目的的,要逃好自己老公自然需要多動一些心思。

    “回去做什么,我從來都不屬于那里。”

    蕭戰淡淡的說,這是實話,他壓根就不是那個蕭家的人。

    寧秀笑道:“夫君此言差矣,那些家伙不待見,那就更要在他們面前晃悠,告訴他們自己過得有多好,最好讓他們在自己面前搖尾乞憐,誰讓你現在算是掌控他們的命脈,他們如果不跪下來,那你完全可以玩死他們。”

    “這才是你的真正目的了。”

    蕭戰有些驚訝。

    寧秀笑道:“蕭家那樣對你,作為你的妻子自然要想辦法讓你出氣了。”

    蕭戰收回目光,淡然道:“有時候眼不見心為凈。”

    寧秀歪著頭,抿嘴輕笑:“人不犯我,我不犯人,這是夫君的處事原則嗎?不過妾身只是小女人,誰欺負我,肯定要欺負回去,如果有人欺負我丈夫,那我就要弄死他。”

    蕭戰選擇了沉默,他沒必要跟寧秀討論這個問題。

    “你還是小心一下自己吧,你姐姐的人怕是已經來了。”

    “你有準確的消息?”

    寧秀有些吃驚。

    蕭戰淡然道:“我是一個媚術實質化第五層的高手,既然意識到你姐姐要搞事肯定會想一些辦法,要從她那里獲得消息還是挺簡單的事情。”

    寧秀深吸口氣道:“沒想到姐姐

    還真是不念咱們姐妹情誼啊,居然已經到了容不下我的時候。”

    蕭戰淡然道:“你落了她的面子,她肯定想要報復你,我看八成是沖著你肚子中的孩子。”

    “哼!”

    寧秀咬牙道:“孩子是你我的骨肉,誰要動他,我就弄死誰,就算她是我的姐姐也一樣。”

    寧秀先前的淡定沒有了,她立馬起身,看樣子有事情要做。

    蕭戰沒有多問,他知道寧秀其實早就有準備,而這個后手就是她的母親。寧秀可不僅僅依靠以前那個家伙,她自身還是有一定力量的,而這些力量大多都是倚仗她的母親。

    能夠成為寧家家主的妻子肯定都不是簡單角色,別看對方有不少女人,可是寧秀的母親絕對是數一數二的。在寧家這樣的大家族內懷上家主的孩子可不意味著高枕無憂,甚至可以說還會惹來殺身之禍,薛紫怡能夠過得這么滋潤自身的力量跟能力都不容小視。

    作為領主肯定要做些什么,蕭戰還是很有經驗的,只是他并不想管理什么領地,所以就打算雇傭一些人。當然,說是雇傭其實就是蕭戰將自己的人弄過來,讓她們負責處理,這樣就可以名正言順的出現在自己身邊。

    處理瑣事自然需要鳳衛,蕭戰將終黎妤喊來,這女人如今很活躍,居然給他整出這么多事情,他需要好好跟她談一談。

    “公子似乎有怨氣啊,不知道誰招惹你了?”

    終黎妤隨傳隨到,美女不客氣的一屁股坐到他的懷中,仿佛不知道他對她有意見一樣。

    “咱們需要好好談談,你不要太搞事,看看你都安排了什么,先是一個有身孕的孩子,然后是一個寡婦,你能不能找正常的女人。”

    蕭戰為了表示自己的不滿,用力抽終黎妤的屁股,聲音響,力量也不小,只不過這對妖女沒有用,相反她還湊到他耳邊喊痛,那聲音絕對能要男人的命。蕭戰不是那個不受影響的人了,帝皇劍體副作用很明顯,所以他可受不了這樣的挑逗,再說了終黎妤可是翹得過分的女人,打她會上癮,最后大概率會變成男女間的戰爭。

    蕭戰的意志力還是很強的,關鍵時刻一踩剎車,自然懸崖勒馬,沒有讓終黎妤奸計得逞。說服教育還是很有必要的,蕭戰絕對不會讓終黎妤掌握主動權,只有當他控制住局面的時候效果才是最好,就算要開車那也要自己成為駕駛員,可不能被當成是車開了,像寧秀這樣放到人偷偷開車的女人絕對要嚴肅處理,不能讓這股歪風邪氣助長。

    “蕭家的人來找新的領主,公子不打算見嗎?”

    終黎妤換了一身,至于為何換肯定被蕭戰教育了,她很清楚如何讓公子消氣,同樣也非常清楚怎樣才能讓公子來找自己消氣。終黎妤一直認為修煉帝皇劍體的公子才是最好的公子,她喜歡他的激情四射,所以偶爾玩玩火還是很有必要的。

    讓終黎妤協助管理領地肯定非常合適,妖女這方面還是很強很強的,甚至閉著眼睛處理都要比蕭戰做得好。

    蕭家的人來了,是一個叫做蕭懷遠的家伙,蕭戰是第一次聽說這家伙的名字,他也是從終黎妤那里知道這位可是他名義上的大哥。雖然是大哥,但是關系并不是很好,以前也沒有少欺負原先那個蕭戰。

    “大哥真是稀客啊,不知道什么風將你吹過來了?”

    蕭戰嘴上說稀客,臉上卻是面無表情,看不出任何歡迎的意思,倒是這句稀客頗有種不速之客的含義。

    蕭懷遠自然知道蕭戰態度為何如此不好了,而他同樣很不爽,這一次來找自己這個弟弟沒想到還需要等待,這一等就是一個時辰,要不是家族安排了任務,他肯定直接走人。

    蕭戰當然不是故意讓蕭懷遠等,主要就是教終黎妤重新做人比較費時費力,這就像車子已經發動,速度太快,又在高速上,剎車可不是一踩油門就了事了,不想翻車最好安全駕駛。

    不管蕭懷遠有多不爽,可任務在身,他還是要先將任務搞定在說。

    “你怎么回來了?”

    蕭懷遠故作輕松,不讓自己臉上浮現任何不爽的表情來,作為一個貴族,演技可是必備的,不是已有不爽就將高傲寫在臉上,要踩人怎么額也要弄清楚對方的底蘊在說,無腦上去很容易被抽。

    “回來?我可不想回來,奈何我妻子要過來,順便也就跟著過來了。”

    蕭戰淡淡的說,既然彼此關系不好,何必裝作大家關系很好。

    “寧三小姐也來了,不知道所為何事?”

    蕭懷遠有些吃驚,寧三小姐按道理不可能來這地方,難道是因為蕭家祖地的事情?

    蕭懷遠有不好的預感,可是又想不出到底是哪里有問題,這讓他眉頭皺起來。

    蕭戰似笑非笑道:“當然是為了蕭家的祖地,大哥來這里也是為了這件事情吧,那還真是巧了。”

    “寧三小姐是新的領主?”

    蕭懷遠臉色不由一變,寧三小姐為何會成為新的領

    主?這事用腳指頭想都能猜到,肯定是因為蕭戰了,如此一來豈不是說未來的蕭家命運將掌握在蕭戰的手中?

    “我妻子并不是領主,她將這份領地送給我了,也就是說現在我就是新的領主,完全合法合理,所有的手續都已經辦妥。”

    “???”

    蕭懷遠一臉震驚,蕭戰的話對他來說如若晴天霹靂,自己最討厭的人成為掌握自己命運的人,這絕對是世界上最大的諷刺。

    “很意外吧,事實上小弟也非常意外,要不是秀兒將地契親手交給我,我也不會相信。”

    蕭戰一臉的笑容,那感覺仿佛自己是世界上最大的幸福一樣,這讓蕭懷遠的心情更加惡劣了。

    真是小人得志!

    蕭懷遠非常郁悶,他真的很想沖上去給蕭戰的臉上來一拳,只是他知道自己必須忍,可忍不住啊。

    “寧三小姐對你還真是體貼啊,不過想想也對,女人未婚先孕本來就名聲不好,何況這個孩子還不是自己丈夫的,這時候自然要進行一定程度的補償了。”

    蕭懷遠說完這些話還是很解氣的,他知道這樣可能會熱鬧蕭戰,對自己今后沒什么好處,可他還是想說,并且不怎么后悔。

    蕭戰呵呵笑道:“秀兒有身孕的事情結婚前就說的很清楚,要是我不同意哪里會入贅,何況我喜歡成熟的女人,特別是秀兒這樣的。”

    臥了個槽!

    蕭懷遠這回真正無語了,蕭戰絕對無恥,說自己喜歡寧秀這樣的女人,作為一個公子哥肯定見多識廣,當然知道有些家伙就好這一口,既然弟弟胃口這么重,你能怎么樣。

    人就是這樣,一旦無恥,毫無底線,你的對手真的會非常的郁悶。

    “你既然已經成為領主,那不知道今后打算如何處理跟蕭家的關系?”

    蕭懷遠決定不糾纏這個話題了,說下去只會讓自己郁悶。

    “蕭家?我跟蕭家不是在當初分家之后就沒有關系了嘛,難道還有什么事情沒有了結?”

    “……”

    蕭懷遠深吸口氣,蕭戰這么說肯定沒有錯,當初他可是扔下狠話,說對方已經跟蕭家沒有任何關系,讓他拿著那些家產滾蛋。只是誰能想到風水輪流轉,蕭戰轉眼就成為蕭家祖地的領主,一下子掌控他們蕭家的命脈,這真的是憋屈啊。

    “原本我對成為領主并不感興趣,可是秀兒說服岳丈買下這個領地,我不要白不要啊。蕭家好像還在我領地上吧,大哥也不用擔心,我或許跟蕭家沒關系了,但是也不會去找蕭家的麻煩,誰讓我體內流淌著蕭家的血脈。”

    蕭戰笑瞇瞇的說,他說話的神態跟語氣很難讓人心安,任誰停了都會感覺他是在說反話。

    “三弟,都是一家人就不要這樣見外了,這次既然回來,不如回家里看一看,相信家里的長輩一定會對你改變看法。”

    蕭懷遠非常郁悶,看著自己最討厭的人,卻要說盡好話,這簡直就是舔著臉跪舔了。

    “去蕭家?”

    蕭戰皺眉:“我在蕭家好像沒有什么熟人啊,去蕭家做什么。”

    蕭懷遠急忙道:“怎么會沒有熟人了,三姨一直都非常照顧你,要是知道你回家肯定會高興壞了。”

    “三姨?”

    蕭戰郁悶,他哪里知道這個三姨是誰,或許是長輩吧,但是這不重要。

    “當初你們的事情實在是太驚世駭俗了,要不是這樣大家也不會將你趕出蕭家,可是任何事情都會隨著時間流逝發生變化,如今你已經不一樣,相信蕭家沒有人敢說閑話。”

    “???”

    MMP,肯定有事終黎妤搞的鬼,什么三姨啊,太特么瞎搞了。蕭戰有些后悔,不久前教終黎妤做人看來力度不夠,這妖女太欠收拾了。

    去不去蕭家?

    當然要去了,蕭戰肯定不是因為這個三姨,又不是他的鍋,他肯定不會隨便接,就像那個虞夫人一樣,有媚術在手不用擔心其他問題。

    自然了,蕭戰肯定說是去見三姨,不管如何去一探蕭家也沒錯,畢竟演戲要全套,這時候回家裝逼環節沒必要省掉。

    送走蕭懷遠?怎么可能,蕭戰直接說不送,這個便宜大哥也只能忍氣吞聲的離開,什么叫做小人得志,或許在對方眼中就是了。

    蕭戰自然要找終黎妤談,這妖女太過分了,有身孕的老婆,一個寡婦,現在還有一個三姨,天知道還有其他人,所以他需要好好審問一下,萬一還有,他也有一個心理準備不是嘛。

    終黎妤似乎知道蕭戰打算找自己談話,所以很老實的出現。

    “老實交代,還有什么特殊的安排,你一次說出來,不要讓我感覺太驚喜。”

    終黎妤可憐兮兮道:“公子爺不要生氣,這個三姨其實就是一個鳳衛扮演。”

    “真的?”

    “當然是真的了,其實我們安排了不少人,主要就是想要讓公子爺開心。”

    
最新網址:www.pcosrelief.com
啃書小說網(啃書小說網)的最新網址: www.pcosrelief.com 。CC域名非常好記。第一時間閱讀《輪回武典》的最新章節
您可以在閱讀中使用鍵盤“左右鍵[← →]”快捷翻頁,按“回車鍵[←Enter]”直接返回章節目錄.返回頂部

喜歡看輪回武典的人也喜歡看

VG棋牌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