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機閱讀本書

    掃描二維碼,直接手機閱讀

查看目錄

第一卷 正文_第776章 貴族分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晚明霸業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鍵 進入下一章。
最新網址:www.pcosrelief.com
    第七百七十六章 貴族分歧

    當然,濟爾哈朗沒有心情去考慮太多,因為最近的事情過于繁雜,在他認為京師的京觀已經夠讓他顏面掃地的時候,一大群八旗軍官,被人強迫穿著女人的衣服送了回來。

    而濟爾哈朗尚未來得及發泄一番,又有使者抵達大營,將滿清勇士穿著女人衣服的丑像盡收眼底。

    當然,他沒有資格表達自己的態度,只能跟濟爾哈朗說清楚他此行的使命。

    濟爾哈朗宣信使進來,驗了印信,取出多爾袞的書信。原來是聽政太后就放棄北京來咨詢他的意見,希望他能暫時放下軍務,回北京參政議政。

    這書信中看,卻是聽政太后對多爾袞已經極其不滿。不過濟爾哈朗也談不上讓她滿意,只是兩個果子里選個不太爛的罷了。

    大年初一,攝政王多爾袞,盡量讓自己看的精神一些,在群臣的偽裝的喜悅之中進入宮廷,與皇帝一起接受朝賀。

    這一點,是學的漢人的禮俗。

    可接下來多爾袞的行徑,卻讓很多人不恥,甚至大家心里很清楚,南國把多爾袞的種種行徑,已經寫成了曲子傳唱。

    因為多爾袞毫不遮蔽的去內宮,與聽政太后商議國事。

    這種行徑對于滿洲人而言不算過分,但在漢人眼里卻是有悖倫常。而道德具有傳染性,所以就連許多漢化程度較高的滿洲人都難以接受。

    只是眼下濟爾哈朗因為天津之敗和京觀失察之罪抬不起頭,使得多爾袞權傾朝野,沒人敢于置喙。

    沒辦法,誰讓咱感覺自己很行,結果去了前線去丟了那么大的人回來。

    京觀這件事情,在滿清立國以來,還從未有過。

    這真的是奇恥大辱了。

    其實多爾袞倒真的是去找大玉兒商議國事的。

    而且是關乎整個滿洲的命運:是否放棄北京,退回盛京。

    大玉兒自知沒有先帝那樣的雄才偉略,對多爾袞這個“聰明王”的名聲也充滿了懷疑,于是她想起了祖制。

    祖制是以四大貝勒南面并座,不分高下,共同議政。后來黃臺吉花了大力氣,將旗權攏到自己手里,終于實現了單獨南面問政,貝勒賜座,其他人侍立的規矩。即便黃臺吉稱帝之后,滿洲的旗權和政權仍舊相互抵觸,尚且不能算是完全的封建政權。

    從黃臺吉死后來看,滿洲人爭奪帝位的方式也是比誰的牛錄更多、拳頭更大,仍舊是傳統部落時代的習俗。

    此時既然沒有人能夠獨當一面讓大清統一起來,那最牢靠的辦法還是請來各親王、貝勒,以傳統的方式進行“民主”討論,最終達成一個各方面都能接受的決議。

    因為豪格被俘,所以正藍旗歸于濟爾哈朗。然而正藍旗下的牛錄卻被阿濟格和多鐸瓜分。多爾袞為了拉攏阿巴泰這個先汗庶子的支持,又將鑲紅旗的旗權從代善手里挖了出來,交給阿巴泰的兒子博洛。

    如此一來,八旗議政的時候,坤寧宮太后高高在上,背后有蒙古八旗撐腰。滿洲八旗這邊有多爾袞、多鐸的兩白旗;代善的正紅旗;貝勒博洛的鑲紅旗;濟爾哈朗的兩藍旗;以及名義上是順治皇帝親領的兩黃旗。

    為了讓決策更加正確,多爾袞又提出了讓漢軍旗與會。發表意見,但沒有表決權。話雖如此,漢軍八旗卻只有三順王中尚且活著的智順王尚可喜和懷順王耿仲明能夠出席。

    洪承疇作為多爾袞仍舊看重的智囊,也參與此會,讓蘇克薩哈、索尼、武拜等滿洲重臣頗為眼紅,而且憤怒——壞了祖宗規矩。

    洪承疇卻是有苦難言。自從丟了保定之后,他又身兼多爾袞的懷疑,小心翼翼到了極點,就連母親都送進宮去成了人質,哪里還敢在這種場合說話?

    順治三年正月十四,這場幾經磋商的會議終于在紫禁城武英殿召開,與會者便是這十個能夠影響未來天下局勢的人物。

    “天津是打不下來的。填了好幾萬人進去,連土墻都沒打下來。”心高氣傲的多鐸沮喪道:“明軍海路通暢,圍也圍不住,這仗如何打?誰都怪不了,怪只怪咱們沒有水師。”

    會議從討伐濟爾哈朗天津失利開始,也隨著多鐸的反駁而結束。濟爾哈朗十分慶幸自己找了多鐸這個搭檔,連帶著讓多爾袞投鼠忌器。

    “咱們在根子上就輸給了明軍。”代善怨多爾袞搶了他的鑲紅旗,道:“當年先帝將各旗牛錄收編在一起。看起來勢力是大了,可現在想想,各丁不知道聽誰的指令,難免造成戰力下降。照我看,以后還是得恢復先汗時候的規矩,各莊子的牛錄平時管人,戰時領兵。別弄得將不知兵,兵不知將。”

    多爾袞本想駁斥代善的倒退,卻牽動了肺經,一連串地咳嗽。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濟爾哈朗只好硬著頭皮出來,道:“先帝的規矩也有好處。大家都是先汗時候過來的,都知道那時候是什么樣子。有時候大軍開出去,主子們搶得缽滿盆滿,甲兵卻是兩件血衣就打發了。若不是先帝將各旗兵權集結起來,公平分配,恐怕也沒今日的盛況。”

    “公平?”代善冷哼一聲。

    多爾袞也不覺得黃臺吉有什么公平可言,而且想盡辦法從他和弟弟手里搶牛錄,簡直是恬不知恥。

    “都別吵。”大玉兒終于聽不下去了,出聲道:“諸位王爺、貝勒,咱們今個兒是要議去留大計。何必提那些陳芝麻亂谷子的事?攝政王爺,你統領大政,由你先說吧。”

    多爾袞平復了呼吸,很看不慣這女人拿著雞毛當令箭,但在這么多親王貝勒面前也不敢激起眾怒,只好緩緩道來:“我以為,該走了。”

    “見好就收吧。”多鐸立刻呼應哥哥:“這回入關的收獲已經是我大清立國以來最大的了,也該回去好生經營祖宗之地了。”

    多爾袞看了一眼弟弟,暗贊一聲:果然是長大了。

    論說起來,以十萬人馬吞并十五省之天下,這就連滿人自己都不相信。多爾袞當初選擇先西北后江南,其實就是給自己留條后路,方便出關。若是急急忙忙打了江南,又被漢人切斷后路,豈不是連老家都回不去了?

    只是當時沒想到會被打得如此狼狽,更沒想到滿人中絕大部分因為看到了關內的繁華,竟不想回去了。

    濟爾哈朗也是想回關外去的。他親自跟明軍打了一仗,知道這些明軍絕非往日的遼鎮能比,最好還是先回去休養一段時間,然后再來試試軟硬。

    代善卻是不愿意就這樣回去,因為兩白旗搶得最多,兩黃旗搶得最好——因為占了紫禁城這座寶庫,而他的正紅旗卻什么都沒撈著,甚至于還虧了一個鑲紅旗出去,這怎能讓他甘心?

    滿蒙人喜歡把家產留給幼子,并非是單純疼愛幼子,還有一個緣故是因為父母臨走時候,前面的兒子已經長大成人,可以自立門戶。而代善身為長子,沒有繼承到奴兒哈赤的精華力量,而且還被黃臺吉劫胡,根本沒有自立的機會。

    “若是要走,也該先說好這次的收獲怎么分。”代善干咳一聲道:“是照先汗時候那般分,還是照先帝時候的分法。這得有個說法。”

    先汗時候,各旗搶的一部分歸公中,大頭是旗主自己分;先帝時代,公中占七,各旗搶的只能占三,而且還得保證牛錄里丁口的收獲。代善當然指望自己的損失從公中那塊中拿回來,以免白白入關。

    其他人卻覺得正紅旗在與明軍作戰中出力最少,不應該分得太多的繳獲。再進一步,先帝死后,沒有一個鎮得住的人物主持公中事務,誰還肯將自己的繳獲交上去。黃臺吉能夠看到旗權對政權的阻礙,難道其他人就看不到政權對旗權的剝奪?

    于是關于分贓問題,八旗鬧成一團,除非有人愿意將嘴里的肉吐出來,否則不要指望能夠平息。

    多爾袞此時身體虛弱,能堅持出席已經不錯了,最終說得脫力,幾乎昏倒,這才結束了第一次八旗大會。

    洪承疇卻在心中自艾自怨,痛心自己怎么當初沒能堅持自盡。現在獵獲的財物丁口還沒搬回家,滿人就要內訌,這豈不是愚夫所為?然而以他的身份,卻不能說這種話,否則后果誰都都說不準。

    心里充滿了悔恨,卻似乎自己是這群人中最理智的人,他又不得不開口。

    “王爺,為何不能先回到關外,然后細細清點之后,再做分配?”洪承疇私下見了多爾袞,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多爾袞半躺在椅子里,搖頭道:“先生還是不了解我們滿洲人。我們喜歡把該說的話說在前頭,然后照約定好的事辦。若是前頭不明不白,日后難免要傷了真情。”

    洪承疇權當耳邊風,繼續道:“可目今實在是不合時宜。我大軍退回北京固守,保定、天津等門戶重鎮皆落入明軍之手,實在是危若累卵。”

    “明軍有多少人,能阻擋我十數萬大軍行止?”多爾袞不以為然:“我軍吃虧就吃在分兵,若是我軍能夠握成一個拳頭,就是借給明軍十個膽子,他們也不敢進攻。”

    洪承疇不知道多爾袞哪里來的自信,腦中略略一過,道:“王爺,此番明軍在天津之戰中投入的兵力少說也有二十萬,恐怕未必不敢主動出擊。”

    多爾袞身子不禁哆嗦了一下,亟問道:“此言當真?”

    
最新網址:www.pcosrelief.com
啃書小說網(啃書小說網)的最新網址: www.pcosrelief.com 。CC域名非常好記。第一時間閱讀《晚明霸業》的最新章節
您可以在閱讀中使用鍵盤“左右鍵[← →]”快捷翻頁,按“回車鍵[←Enter]”直接返回章節目錄.返回頂部

喜歡看晚明霸業的人也喜歡看

VG棋牌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